“我了解爱无法理解的事物,我原谅爱无法原谅的一切。”

西中心|ER|音乐剧

© 蕭寒無聲
Powered by LOFTER

前段时间开始想脑一个abo故事,然而就思考起了一个abo世界观下人类文明,宗教崇拜,社会分工和道德礼仪应该都和现有社会很不一样,于是很快就沉迷于构架一个和性别观可以逻辑自洽的世界观的乐趣之中了……
然而现在脑的一切到底和我脑abo的初衷有什么关系呢,写小论文么我(………

但是又说服不了自己在现有社会形态下逻辑不完备的开车。
这么痛苦为什么………
做世界观设定倒是很有趣,但猴年马月才可以开上车啊。

评论 ( 8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