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解爱无法理解的事物,我原谅爱无法原谅的一切。”

西中心|ER|音乐剧

© 蕭寒無聲
Powered by LOFTER

【英西】 How They Get Married

情人节快乐!这是个吉普赛系列的番外,关于他们是怎么结婚的。不当成番外看也行,当成单独的贺文也不错。总之,就是个小故事。
阅读愉快!

----

“你今晚怎么带我来这儿?”
“我学了个魔术。嘘,我要变给你看。”
“你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瞧你说的。来,坐这儿。就这张长椅。”
“这场景似曾相识。”
“那当然了。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嗯哼。你偷了三包安全套。”
“瞧你说的!你就不能想点儿别的?”
“行吧。想点儿别的。魔术师,我坐下了。表演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几点了?”
“快六点了。”
“五十九分?”
“对。你还想知道秒数吗?五十九分五十秒。”
“啊,太好了。来,屏气凝神,您等着看吧: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零!”
“你打了个响指。”
“我当然打了个响指!好了,别盯着我的手指头看了!你看看四周。你就没发现什么?”
“唔。街灯亮了。”
“对呀!”
“灯在你数到零的时候都亮了。”
“当然了!”
“你的魔术是用一个响指点亮整个广场的灯?”
“正是如此。”
“好吧,安东尼奥。可我知道这儿的路灯每到六点就会亮起来的。”
“噢。”
“我知道的。你带我来看路灯亮起?”
“你真讨厌。”
“你是带我来看路灯亮起的吗?”
“好了,闭嘴吧。这是个失败的魔术。可难道它们全部亮起、一霎那点亮夜空的瞬间不美吗?”
“非常美。所以我问你是不是特地带我来看的。”
“噢。”
“来吧,别站在那了。坐到我旁边来。”
“你真是非常讨厌。”
“路灯非常美。”
“你非常讨厌。好了,我坐下了。我要把脑袋放在你的肩膀上。这路灯真的很美吗?”
“像星星一样。”
“像星星一样?”
“对,是这样。”
“你握着我的手了。”
“正是如此。”
“哎,看看这灯光吧……真漂亮,像梦一样。一场免费的梦。一场免费的魔术。感谢公共电力。”
“你来这儿的主意其实不错。”
“行了,别嘲笑我了。”
“我可没嘲笑你。”
“你在拿我开心呢。”
“不是那样。”
“喂,亚瑟·柯克兰先生。”
“怎么?”
“我在想。不如我和你结婚吧。”
“……”
“亚瑟?”
“……不,别抬头。”
“你的身体僵住了。”
“别抬头。别看我。”
“好吧。可你的身体僵得厉害。我说错话了吗?忘了吧。”
“不!……我是说,不是,不是说错话。但是,你在拿我寻开心吗?”
“当然不是了。”
“可你刚刚说你要和我结婚。”
“正是如此。”
“你想跟我结婚?”
“我想跟你结婚。”
“我的天哪。”
“对不起。”
“为什么对不起?”
“我好像吓到你了。”
“不,不是的。我是说,你确实吓到我了。但是,不是那种坏的吓。”
“噢。”
“你真的想跟我结婚?”
“这点千真万确。”
“一点都没有假?”
“一点都没有。”
“唔。那么,好。嗯,对不起,我松开你的手一会儿………好了。嗯。给。”
“……这是。这是戒指?”
“这是戒指。”
“你把它放在大衣里!”
“对。”
“你本来也打算今天跟我说这件事的吗?”
“呃。实际上,也不是。我是说,这不好解释,其实……”
“你一直把它放在大衣里??”
“唔。是。”
“你一直随身带着它!”
“差不多吧。”
“你买了它多久了?”
“嗯……快两年了吧,我想。”
“两年了!”
“好了,别说了。”
“你已经买了这戒指两年了!你为什么从来没跟我提过?”
“唔。我是想提的,但是,不知怎么,我一直没能……好吧。我不敢。”
“你不敢?”
“我担心你不愿意。”
“噢。你这傻子。”
“抱歉。”
“没必要抱歉。好了,把它给我。就这儿。把它戴上。”
“现在就要戴么?也许你想把它留到……我是说,也许,如果有婚礼的话?”
“噢,我才不管。我现在就要戴。”
“你戴上了。“
“我戴上了。它看起来很好看……而且很合适。这中间是翡翠吗?真美。”
“的确。是翡翠。我特意这样挑的。”
“灯光映在上面。灯光把整个广场围起来了。夜色下一切都很亮,像星星一样。”
“是啊,像星星一样。”
“这感觉很奇怪啊。我们结婚了么?感觉没什么区别啊。”
“还有登记。”
“别管登记的事儿了。在我心中,从现在开始就算登记了。”
“听起来很简单嘛。”
“的确。你在想什么呢?”
“我有点想唱歌。”
“噢,不是吧。”
“我是真的想唱。”
“亚瑟·柯克兰要在广场上唱歌了。”
“就是这样。戒指的事让我感觉很傻。我不管,我这会要唱歌了。”
“不,你不傻。哎哟,你唱吧。哈哈哈哈。我不会笑你的。是什么歌?”
“我要唱了。”
“唱吧。”
“哎。”
“快唱!”
“咳。那么
And I love you so
(我是如此爱你)
The people ask me how
(人们常常问我)
How I've lived till now
(问我如何活到今日)
I tell them I don't know
(我告诉他们我不知道)
I guess they understand
(我想他们都明白 )
How lonely life has been
(人生曾是多么孤独啊)
But life began again
(但你牵起我手的那天)
The day you took my hand
(生命又重新开始了)

And yes I know
(是啊,我知道)
How lonely life can be
(人生是多么孤独)
The shadows follow me
(过去的阴影伴随着我)
And the night won't set me free
(黑夜也不肯放开桎梏)
But I don't let the evening get me down
(但黄昏已经无法将我击倒了)
Now that you're around me
(因为你正在我身边)
And you love me too
(多幸运啊,你也爱着我)
Your thoughts are just for me
(你所有的思绪都与我有关)
You set my spirit free
(你让我的精神如此自由)
I'm happy that you do
(我是多么高兴你这么做了)

The book of life is brief
(生命之书如此短暂)
And once a page is read
(每当一页被匆匆翻过)
All but love is dead
(除了爱以外,一切皆已消逝)
that is my belief
(这就是我所相信的)

好了。”
“……”
“安东尼奥?”
“别低头。“
“怎么了?”
“别低头,别看我。”
“我唱的很难听吗?”
“不是那回事。”
“你不是哭了吧。”
“哎哟。别说话了。”
“别哭了。”
“……”
“好啦。”
“……”
“别哭了。”
“你唱得非常难听。”
“你说是就是。”
“我都三十多岁了。在这儿哭。真蠢。”
“安东尼奥。”
“嗯?”
“搬来伦敦住吧。”
“……趁火打劫。”
“好吗?“
“阴险小人。”
“你答应了。”
“我没这么说。”
“……”
“……”
“……有人在看我们。刚刚,你亲过来的时候。”
“别在意。“
“什么时候你也不在意这个了?“
“从认识你之后。”
“噢。”
“哎。”
“再来一次吧。”
“……”
“……”
“噢。”
“天越来越暗了。路灯看起来越来越亮了。”
“你冷吗?”
“不冷。这像是宇宙里的一个夜晚。灯看起来越来越像星星。”
“是啊,就像我们坐在星空中一样。”


END

*亚瑟唱的歌名字就叫and i love you so,歌手don mclean。在passenger之前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歌手。

评论 ( 16 )
热度 ( 117 )
  1. 寒砚蕭寒無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