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了解爱无法理解的事物,我原谅爱无法原谅的一切。”

西中心|ER|音乐剧

© 蕭寒無聲
Powered by LOFTER

【APH】日落潘普洛纳-11

+灵感来自海明威《太阳照常升起》,时代背景为一战结束后几年。

+主CP是英西,后期可能会出现别的,到时会在tag里标明。

+一直想写写斗牛士相关的故事,希望大家阅读愉快。

+前章地址: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搞事搞事搞事搞事……


---


11

亚瑟坐在地上,觉得后脑勺隐隐作痛,下巴也隐隐作痛。他在挨打的时候咬破了自己的腮部,血腥味在他嘴里蔓延开来。他用一只手捂着下巴、一只手撑着地毯想要站起身来,刚打算继续和弗朗西斯理论一番,他身后的房门就打开了。

“我听到外面有点儿响动。”斗牛士从门框里探出脑袋说。他看起来刚从浴缸里出来,身上还散发着热气,黑发湿淋淋地蜷曲着贴在脸上。他的腰上只围了一条浴巾,整个上半身袒露着,金褐色的肌肤上除了热汽留下的细小水珠,还密布着星星点点令人侧目的红色痕迹。他的脸上还留着那种性爱和沐浴之后餍足的慵懒神情,眼神懒洋洋又随意地扫了一圈,但这眼神落在亚瑟脸上的时候,他原本微眯着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

“天哪!亚瑟。”他快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忧虑。他不顾自己仍然赤裸着上身,就急匆匆地朝亚瑟跑过来,在他身边跪了下去。“你的脸怎么了?你还好么?”他担忧地说,一只手放在英国人脸上,想要试试他的伤处。亚瑟因为他的触碰疼得皱起眉头,安东尼奥歉意地松开了手。他朝走廊另一边转过头去,瞧见了弗朗西斯。这时他的绿眼睛整个睁大了。

“弗朗塞!你又怎么了?你们两个干了什么,你们两个打了一架么?”他既惊讶又忧心忡忡地喊道。亚瑟抬起头,他可以清晰地看出弗朗西斯在看到斗牛士那光裸着的上身时蓦然变得僵硬的脸色。法国人的蓝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年轻斗牛士的上身,目光在他的脖颈、肩膀、胸膛和小腹上逡巡。他每多看一处,脸色就变得更难看一点。如果他方才只是在门外听到了一些破碎的声音,现下却是亲眼看到了这场欢爱的结果。他的视线每看到一片裸露的肌肤和暧昧的痕迹,就等于是看到了亚瑟对这具身体做了什么。他刚刚才稍微平静下来的呼吸声再次急促了起来,亚瑟看着他再次握紧了拳头,咬紧了下颚,仿佛正在蓄势准备着开始下一场厮打。

他这回要杀了我了。亚瑟想,我看他是真想杀了我了。不知怎么,这个认知竟然让他奇异地想笑。他看着弗朗西斯难看的脸色,心里既感到内疚,又有一丝胜利的愉悦感。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的,他想,我不是有意要羞辱你的。看你痛苦,并不让我感到好受。但你们对我太苛刻了,你们这些本地人,西班牙人,法国人。你们对我太苛刻了。你们以为我是圣人么?我不是。现在看好了,我不是。除非你们把我杀了,也许用一把步枪把我杀了,我才能停止像一个人一样渴望。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活着的人能够控制自己不去渴望。我现在对自己感到骄傲,他想,我再也不要控制自己不去渴望什么了。去你的。西班牙人怎么说的?去你奶奶的。我从地狱一样的战场上回来的那一天,我就应该明白这一点了。

“……回去。”弗朗西斯说,这话像是从牙关里挤出来的。他不再看亚瑟,而是径直走到安东尼奥面前,抓住他的肩膀,把他往房间里搡去。“快进去。”他严厉地说,“你疯了么,安东尼奥?我看你是疯了。你要是这幅样子被人看见,我们就完了!”

出乎他的意料(也出乎亚瑟的意料),安东尼奥被他搡得后退了几步,却突然抬起手臂,撑住门框,拒绝再往屋里去了。他抬起头来,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突然直直地盯着弗朗西斯。

“我没疯。弗朗塞,我没疯。我清醒得很。”他说,固执地站在原地,手扶在门框上,不让弗朗西斯再把他往屋里推搡。“但是,你,我希望你能冷静一点。弗朗塞,好朋友,自从我成了斗牛士,我事事都听你的。我早就想能够自己做些打算了。现在,我违反了你的规定,你揍我就是了。你又冲这个英国人发什么火?”

“我没兴趣听你给他袒护。”法国人说,他看起来既愤怒,又十分心急,“进去!进屋去,安东尼奥。现在回到屋里,穿好衣服,我就当做这件事没发生过。至于这个英国人,我已不再欢迎他。他接下来需要另找酒店了。”

“可我不想你当做这件事情从没发生过。”斗牛士执拗地说,“弗朗塞,这话我早就想和你谈谈。弗朗塞,我必须时时刻刻做‘斗牛士安东尼奥’么?在斗牛场之外,我平日里只想当安东尼奥,这样不行么?”

“你被冲昏了头脑。你疯了,昏了头。”法国人严厉地打断了他,“你不想再斗牛了吗?你太年轻,自以为天赋惊人,可你是被你的观众和崇拜者捧到这一步的。你如果还想再做斗牛士,就不要和我顶嘴,进房间去。”

“弗朗塞。”安东尼奥说,“我热爱我的职业,可我做不了一个神。他们想崇拜场上的我,就让他们崇拜好了。可我平日想当安东尼奥,我不想他们时时刻刻盯着我看,我不想你时时刻刻盯着我看。”

“我看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弗朗西斯说,“安东尼奥,你忘了你当时是多想成为一个斗牛士了。你走了半天的路好坐火车去马拉加,你都忘了。”

西班牙人因为这话沉默了。亚瑟站起身来,看到一抹受伤的神色从他的绿眼睛里划过。

“……我忘了?弗朗塞,你在说什么?我怎么会忘记呢?”他半晌后才开口,声音因为激动猛地提了起来,“弗朗西斯。你刚认识我的时候,我是个穷小子。我的母亲帮人洗衣服,我的哥哥帮人钉鞋底,我的姐姐结不了婚。你以为我不在意这些吗?我当上斗牛士之后第一次回家,就让妈妈再也不用帮别人干活,让我的兄弟有本钱去葡萄牙做生意,让我的姐姐拿着嫁妆和人订了亲。弗朗西斯,你怎么会觉得我忘记了呢?”斗牛士说着,撑在门框上的拳头握紧了。他的语速越来越快,甚至有些微微发抖了。“但难道为了这些,我就做不了自己乐意的事情了么?我为了不让资助人生气,我要带着面具参加游行,我和他们见面时,有时还要安排不一样的酒店和时间,以免他们相互碰见。弗朗西斯,我几乎受不了了。我不懂得许多知识,也没有什么头脑。我只想斗牛,不想还总惦记着如何讨好别人。弗朗塞,弗朗塞……我一直事事都听你的。一直。现在……我只想做一件让自己感觉快乐的事情。”

他的尾音有些发抖,说完这些话就陷入了沉默。这天天气不好,人们大多没有出门,要么是在酒馆里喝得烂醉,要么就在房间里睡觉。亚瑟的房间正好离这一层的楼梯很近,他们这一番争执吵闹,吸引了很多来往的住客的注意。甚至有几个在一层喝酒的人也被声音吸引,醉醺醺地拎着酒瓶上了楼,趴在楼梯扶手上看着他们。走廊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显得安东尼奥的穿着打扮愈发不合适了起来。亚瑟看见有两个醉汉正冲他们指指点点,露出不赞成的目光,心里立刻想起了罗维诺和伊莎贝拉对他说过的那些话。他走到对峙的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之间,想劝斗牛士先进房间。他虽然不后悔和他睡觉,但也不想安东尼奥因为他而受到人们的议论和指责。然而,他刚想回头示意弗朗西斯和他一起劝安东尼奥回到房间,却发现法国人的脸突然涨红了。弗朗西斯的眼睛既恼怒又震惊地瞪得滚圆,好像有人冲着他的脸打了一拳。他仿佛完全忘记了自己刚刚想要息事宁人,而是突然一把抓住了安东尼奥的肩膀。

“你以为我叫你做这些是为了谁好,安东尼奥?安东尼奥!”他冲西班牙人吼道,因为心急如焚和失望而口不择言了起来,“好啊,那么现在你是觉得这位伯爵老爷十分富有,可以接济你的家庭了?你现在认识了他,就打算抛弃你毫无用处的朋友了?好啊,安东尼奥。现在你认识了一位贵族老爷!斗牛对你没用了,你的朋友对你也没用了!”

“弗朗西斯……!”安东尼奥震惊地喊道。他被这一通抢白惊得怔在原地,脸色突然变得苍白了起来。弗朗西斯这番话想必狠狠伤害了他,他难以置信地盯着自己的好友,眼眶迅速地浮起一片红色,因为伤心和气愤而浑身发起了抖。

弗朗西斯话音刚落,仿佛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一样,脸上腾其一阵内疚和后悔的神色。亚瑟知道,法国人很快明白自己说错了话。但是,他一看到安东尼奥这幅样子,看到他因为受到侮辱和极端气愤而变得通红的眼眶,一股怒火就从心底窜了上来。没有人可以在我面前侮辱他,他想,一阵奇妙而强烈的保护欲在他的胸膛里蔓延开来。没有人可以再在我面前侮辱我的伴侣。我已经做过一次错事,他想,攥紧了自己的拳头,我任由军事法庭给那个死在我身边的男人定了鸡奸罪,即使他死了也夺去了他的军衔——我不能再让这种事发生了。没有人可以在我面前侮辱安东尼奥。现在没有人可以。

他向前迈了一步,一把抓住弗朗西斯的领子,挥起一拳就将他打得倒在了地上。

“亚瑟!”一声女人的尖叫从他身后传来。

他回过头去,看见艾米丽和霍兰德正顺着楼梯跑了上来。他们看起来刚从外面回来,艾米丽甚至没来得及摘下她的帽子。她愣在原地,眼睛瞪大了,脸上尽是惊恐的神色。亚瑟看到他的荷兰朋友先是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两秒之后却看起来很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的眉头皱了起来,一股担忧又不赞同的神色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艾米丽,”亚瑟又急又快地说,他现在怒火正盛,已经顾不得内疚了,“快回房间去!我晚点再告诉你这是怎么回事。”

艾米丽正打算张口反驳些什么,她脸上的表情突然变了。还没等亚瑟转头看看身后是什么令她露出那样的表情,就感到有人抓住了他的肩膀,然后一股力量扑了上来,把他恶狠狠地朝墙壁上撞去。

“我的天哪,小心,亚瑟!”艾米丽的又一声尖叫在远处响起。亚瑟被重重地砸在了墙上,然后因为惯性踉跄着摔在了地上。他的脑袋里因为疼痛嗡嗡直响,他抬起头,看到推他的人正是方才围观的醉汉中的一个。除了他,还有更多在无所事事的下午喝多了酒的本地青年,正慢慢朝他围了过来。亚瑟这时才明白过来,这是因为他打了弗朗西斯——这些本地人,他们已经把弗朗西斯当成他们的一份子了。他们从安东尼奥的打扮和他与法国人争吵的内容里明白了英国人与他做了什么,又眼看着亚瑟把弗朗西斯打倒在地。这一切使他们忍受不了了。他们不能容忍这个英国人先是“玷污”了他们的英雄,又对他们的朋友大打出手。

亚瑟还没来得及好好思考事态是如何演变到此刻这个地步的,他就已经深陷一场集体斗殴的中心了。他听到醉汉在嚷嚷那些难以用英语翻译的五花八门的骂人话,有人在踢他的肚子,他就用直拳去揍他们的下巴。弗朗西斯爬了起来,似乎在努力把打成一团的人分开。霍兰德把他那件看起来很昂贵的外套脱下来让艾米丽拿着,也加入了战斗中心,开始把醉汉们往旁边架去。艾米丽在尖叫,亚瑟的余光看见安东尼奥把她拉到一边、护在身后,很快推进了房间。

厮打还在继续。这场景就像他们刚进军营,那些老兵排挤年轻的新兵时,或是强壮的寝室头头排挤瘦弱的小伙子时所引发的斗殴那样。亚瑟已经太久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了,养尊处优的贵族礼节在逐渐升温的情绪中从他身上褪去,他像他二十岁时那样打红了眼,只感觉血气上涌,太阳穴涨得突突直跳。他的肚子在痛,下巴在痛,头在痛,手指关节也在痛。要不是没来由的怒气支撑着他,他恐怕就要瘫倒在地了。他听到酒瓶子破碎的声音,拳头和肌肉接触的闷响,聚拢的人群议论纷纷的嗡嗡声,女人的尖叫,和他太阳穴里那把小锤子敲击的声音。因为极度激动、疼痛和疲惫,他的眼前已经有些模糊了。这时,他自己的房间刚刚关上的房门打开了,安东尼奥出现在门后。他已经穿好了衣服,衬衫再一次扣好了全部的扣子,却因为太心急和慌乱扣错了两个扣眼。他看到这副架势,连忙向门外迈出一步,打算吼些什么让大家停手。然而,一个站在门另一侧的男人正捏着拳头朝这边冲来。他身材十分高大,又方又大的下颚紧紧抿着,肌肉把衬衫袖子撑得鼓了起来。他原本是冲着亚瑟去的,可迈出门的安东尼奥恰好站在了他和亚瑟之中。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了,可是他已经来不及改变路线了。

“小心,安东尼奥——!”

亚瑟听到自己喊道。他离安东尼奥太远,已经来不及推开他了。斗牛士朝那个壮汉转过头去,一时间怔在原地,来不及迈步躲开,眼看就要被打倒在地。这时,霍兰德“啧”了一声,他一步跨到斗牛士身边,拽住安东尼奥的胳膊猛地一扯,把他推到了走廊的另一边。那个高大的男人的拳头随即迎了过来,直对着荷兰人的下巴冲了过去。人们只听到一声闷响,霍兰德踉跄了两下,竟然摔倒在地,瞬间不省人事了。

“霍兰德!”亚瑟喊道。他难以置信地盯着倒下的男人,荷兰人一直是他们之中身材最高大和强壮的那一个,他竟因为这一拳就昏倒在地,使他大吃一惊。因为这一拳,和他们险些伤了斗牛士所带来的心有余悸,所有人都停了下来。他们安静地,直勾勾地盯着昏倒的荷兰人。一时间,走廊里只剩下气喘吁吁的声音。

“别打了!先生们,请住手!住手吧。”被推到走廊另一边的安东尼奥最先反应过来,他站直身子,跑到了人群中央,向着人群祈求地展开双臂,用西班牙语大声喊了起来。“就当看在我的面子上。请不要打了!这是我的错误,因为我和弗朗塞起了争执,和这几个外国人没有关系。如果你们还珍惜我的名誉,还珍惜弗朗塞的生意,请不要打了!”

他这番话喊毕,在场的本地人脸上都露出轻微羞愧的神色来。他们只是看不惯亚瑟,可实际上不想让安东尼奥和弗朗西斯也受到攻击。刚刚那差点打在斗牛士身上的一拳,已经让他们心有余悸。他们对安东尼奥所做的事情感到生气,可心里还是喜爱他的。如果这场争斗害了斗牛士或者酒馆的老板,这种结果是他们都不想看到的。人们沉默着,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终于陆续散去了。

“我的天。”人们一散开,安东尼奥就跑到霍兰德身边,在他脑袋后面跪了下去,从后面抱住了他的肩膀。“谁来帮把手,我们得把他抬到床上去。”

亚瑟这才仿佛如梦初醒,连忙朝他们跑了过去。他抬起荷兰人的双腿,弗朗西斯给他们打开房门。他们一起把荷兰人抬了进去,亚瑟看到床上的床单和被褥已经都被拆下来仍在了一旁,不知道是被安东尼奥还是艾米丽处理的。他们把霍兰德搬到床上,艾米丽拿了一块湿毛巾给他擦脸,安东尼奥拍着他的太阳穴,然后往两边拽他的耳朵。弗朗西斯去浴室接了一玻璃瓶水,倒在了荷兰人的脑袋上。

大概五分钟之后,霍兰德才醒了过来。他咳嗽了两声,用一只手抹掉脸上的水。

“……这一下可真够受的。”他评论到,看起来还是有点发晕。“我的眼前发黑。”

“那是拳击手卡洛斯。”安东尼奥说,他脸上的表情既愧疚又不安,“他是拳击手出身。这一带没人能打得过他。他平时就靠与人拳击来挣钱。”

“难怪如此。”霍兰德说,他闭上眼睛又睁开,看上去终于清醒了过来。亚瑟给他拿了一玻璃杯茴香酒,他一饮而尽。“我从未被人打得昏过去过。”

“真对不起。天啊,真对不起。”安东尼奥说,“你还好么?你完全是替我挨了这一下。本来应该是我倒在地上的。本该是我。”

“不足挂齿。”霍兰德摆了摆手说。他扶着床沿站了起来,脚步看起来还有些虚浮。艾米丽和弗朗西斯走上去,一边一个地搀扶住他的胳膊。他们往门外走去,想把霍兰德扶回他的房间。

“等一下……!”亚瑟连忙说。他看到艾米丽并不看他,心里终于反应过来,蓦然升起了一股愧疚感。他朝艾米丽跑过去,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我想和你借一步说话。”

“……放开我。”他的表妹说道。他的心里猛地一震,意识到美国姑娘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哭腔。他刚想后退两步,艾米丽就朝他转过头来。她的眼眶通红,其中同时燃烧着怒火和眼泪。亚瑟想要说些什么,他的表妹却举起了右手,“啪”第一声脆响,一个耳光就扇在了他的脸上。

“亚特,你真让我羞耻。”她说。这话说完,她就转过头不再看他。亚瑟愣在原地,只觉得左脸像火烧一样疼。他们三个很快走出了房门,亚瑟则眼睁睁地看着那扇木门在他眼前合上了。


TBC


---

我就是很想看Art you are so embarrassing这句话而已(……)

我很喜欢艾米丽和弗朗西斯的!你们也要喜欢他们啊!!剧情需要不要打我!!!

评论 ( 21 )
热度 ( 71 )